刘灿明    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郭楼镇丁庙村测量标志管护员

  “口头任命”

  他,是一位普通的农村老人。 

  他,又是一位不普通的“测绘工作者”。 

  刘灿明老人,年近七十岁,个头矮小,清瘦的脸庞上,显露出一种刚毅、纯朴与执著。正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守护山东省汶上县郭楼镇丁庙村的国家一级测量标志点,是一位名符其实的“测量标志守护神”! 

  测量管护架设在刘灿明家门口,一座耸立的铁架,罩着的石板,上边用醒目的红字写着“国家永久性测量标志”。 

  刘灿明的家是一排三间屋的低矮砖房,室内家具陈设简陋,墙皮已斑驳脱落,除了两个破旧的凉椅,一张床,唯一值钱的家电就是放在门内侧的电饭锅。老人掏出一迭证书,有退伍证、党员证、三等功荣誉证书,其中最醒目的就是省测绘院颁发于1990年12月的测量标志委托保管证。 

  其实,刘灿明老人干测量管护这一行不止二十年。 

  老人自己介绍说,我干这一行,是因为一句口头任命,是一句不是诺言的“诺言”。 

  他点燃一根香烟,于袅袅烟雾之中进入回忆。 

  1957年我8岁,国家测绘局在家门外立了这个架子,最初是木头的。当时年纪小不知道是什么,1980年我从部队退伍回来,才知道这个架子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年6月的一天,突然来了几个干部手里拿着仪器,对着架子比划着。出于一种无形的责任感,我上前询问他们,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是陕西省测绘局的干部,是对损坏的木架子进行维修的,这次打算换成铁的。天气炎热,我就在一旁帮忙找工具,递茶水,一来而去,大家熟识了。 

  临走时,一位叫王飞虎的同志对我说,老刘,看你是个实诚人,这铁架子下边的测量标志以后归你管理了,你可别小瞧这个,对咱国家可是意义重大啊!它是国家经济建设、国防建设和科学研究的基础设施,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它为国民经济建设、国防建设和科学研究提供服务。建国以来,我们测绘部门在全国建立了几十万座永久性测量标志,包括各等级的三角点、基线点的木质觇标、钢质觇标和标石、全球卫星定位点以及用于地形测图、工程测量、地籍测量、境界测绘的固定标志。近年来,有些测量标志,由于年久失修,自然损毁、人为破坏等原因,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有的已完全损毁或者失效。这个铁架子,就是你们县的测量标志,维护工作非同小可! 

  在新疆经过部队历练数年,五次荣立三等功,三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的老刘听到这句话,禁不住热血沸腾,他郑重地对王飞虎点了点头,请您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看好的测量管标志的! 

  几十年如一日的看护测量标志,就是因为这随口的一句话,既没有文件“任命”,又没有报酬。或许在别人眼里是一句戏言,是一句玩笑话,可在刘灿明的心里,却是一份沉甸甸地无形的责任,是一种“信念”。 

  转瞬间三十余年过去了,陕西测绘局的王飞虎或许早不记得刘灿明这个人,更不会想到因为他一句话,拉开刘灿明三十余年漫长的测量标志看护之路…… 

  我的亲人 

  改革开放以来,打工热潮席卷各地,郭楼镇丁庙村出现“两多”,外出打工人数多,打工赚得钱多。村里有了“两极分化”,打工回来的人过着富余的日子,在家务农的则手头拮据。 

  彼时刘灿明才40岁出头,正是外出务工的黄金年龄。 

  妻子看着家里破旧的三间瓦房,无奈地对他说,村里人都出门打工,咱也没收入,你也出门吧,再住这样的破房子,两个儿子娶媳妇都是难事。 

  老刘环顾周围乡邻们焕然一新的平房或楼房,再看一眼自己的房子,心里着实焦急,不过,他最终把眼神定格在铁架子上,又迟疑起来。 

  我走了,谁看护架子啊? 

  说起铁架子,一向温柔贤慧的妻子气不打一处来,架子,架子,你没日没夜地看着它,没见过谁给你一分钱? 

  老刘不语,这正是他的“软肋”。 

  80年代,由于体制问题,原本属于陕西省测绘局的铁架子,现在已经不知道归谁管理,用刘灿明的话说,像是一个没娘管的孩子。原来虽然没有报酬,可是王飞虎的话却时时在老刘耳边响起。一晃十年过去了,没有人再来看一眼,就连一向执着朴实的老刘也纳闷了。 

  别管归谁管,都是咱国家的!咱不能光顾个人过好日子,既然人家让我看架子,我就一定要把这个活干好。 

  温顺的妻子知道他的执拗,不再与他争辩。 

  一天夜晚,狂风骤起,刚刚躺倒在床的老刘突然听到风声中夹杂着一阵“咯吱咯吱”不和谐的音符。他一跃而起,披上衣服拿起一把铁镐就要出门。 

  老伴担心地劝阻说,你还要不要自己的老命啊!这种天气向外跑,万一是个坏人咋办?此时老刘顾不得那么多,他飞奔出去,黑暗之中有人正借着拖拉机车灯的光亮,死劲地锯铁架。 

  住手!你在干什么! 

  见到有人,那人吓得一哆嗦,待看清是一个干瘦的老头时,才放下胆子说,老哥,我是附近工地上的,想锯点料用用。 

  不行,谁也不能动,这是国家的,老刘怒目以视。 

  国家的你更不用管啦,我以为是你私人的呢,那人递给老刘一盒烟。 

  老刘一甩手,烟扔在地上。 

  见老刘不吃软,那人来硬的,你一个老头,硬打也打不过我。 

  你敢?只要我一喊,家里人就会出来,随时拨打报警电话,到时看谁更难看,老刘斩钉截铁,毫不畏惧。 

  这时儿子也出来了,那人立刻灰溜溜地开着拖拉机走了。临走时扔下一句话,真没想到,现在社会还有这样的“憨人”。 

  说他憨,他真憨。“憨人”有时候认真到和孩子们较劲。每逢寒暑假,是老刘最纠心的时候,孩子们放假了,没事就爬架子上玩,老刘不放心,三番五次撵人。实在不行干脆扯个凉席在架子下睡。农忙时,只要看到有小孩爬架子,他二话不说扔下农活就撵人,为此没少得罪乡邻。 

  那几年没人管没人问,我感觉铁架子就是一个没娘管的孩子啊!而我就是它的亲人,老刘说。 

  1990年12月的一天,刘灿明领到由山东省测绘局颁布的测量标志委托保管证。这一刻,老刘禁不住热泪盈眶,这轻盈的红皮本,在他眼里被无限放大无限延伸。十年的辛酸不必言说,虽然仍然是零报酬,可他心里却有了着落。铁架子找到了家,这一切坚定老刘看护测量标志点的决心。 

  现在好了,咱们县国土资源局接管这事,每年定期发给我测量标志管护费,县局的领导不定期的还给我送些大米、油、面等生活用品,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我非常感动。我可算是找到组织了!老刘会心的笑了。 

  还有“内幕” 

  当刘灿明瘦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村头,郭楼国土所的同志对我们说,老刘是报喜不报忧啊! 

  他家的生活,在丁庙村都属贫困,过得真是拮据。家里90岁高龄的老母亲,全靠他一人照看,去年母亲过世,丧葬费也是东挪西借的。因为测量看护员工作,他坚决不离家,收入只能靠那点地。两个儿子娶媳妇盖房子,靠孩子们自己打工赚钱,也是欠下一屁股债。老伴神经又不好,一年要住两次院,需要常年吃药。而他本人,因为在部队的一次值勤任务中,左手残疾,却没有给国家要残疾证,这一些事,他都没说……。 

  从他嘴里,我们只听到了测量管护工作,听到他诉说热爱的音乐,平时爱作谱写个歌。他乐观向上,笑容满面,对工作对生活,没有丝毫报怨和诉苦。 

  现在的社会,凡事讲究回报,试问谁能没有一分钱报酬就做到不抛弃、不放弃,默默无闻在原地守候?谁能做到舍小家,顾大家,为一个不太明确的模糊目标奉献着?更有谁做到因为一句话就苦苦坚守三十年? 

  刘灿明所做的这些,只是为了一句“诺言”, 更为了一个“信念”。 

  突然之间,我们感觉诸如“任劳任怨、无私奉献”的词句用在刘灿明身上太浮夸。 

  是的,比起那些干过惊天动地大事的人,他的事迹是那么平凡,那么普通。如一粒微尘,一株小草,甚至是一片落叶。 

  路边的白杨树在身边飞瞬而过,让人不禁默然,刘灿明老人质朴的本色,憨厚的笑容,对测量管护执着的信念,正像路边挺立的一棵棵白杨树。 

  他矮小,却又那么高大。他贫穷,却有着无尽的精神财富。 

detail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